今日话题
 闲话女人
 闲话男人
 谈情说爱
 情商测试
 法律援助
 科学新知
 九龙养生
 摩登时代
 图片专辑
今日话题
·娶老婆成本大PK
·小议婚前性行为
·无理由离婚登场
·你的性道德吗?
·婚后“零家务”
·大富翁广告征婚
·用爱情包装外滩
·女上司vs男下属
·性格婚检更保险
·王子网上搞征婚
·老婆别人的好?
·2005情感代言人
·中国男子娶妻难
·压岁钱该给多少
·聚焦城市幸福度
 
2008贺岁片大盘点
 
   

2008,贺岁片转身

 
    主持人:
  孔同《新闻晚报》记者

  评论员:
  李光一《解放日报》记者
  蔡颖《新闻晚报》记者
  支玲琳《解放日报》观点版记者

  孔同: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今天的解放《内容工场》,我是孔同,今天坐在我身边的三位,一位是我们非常熟悉解放日报资深记者李光一老师,坐在他身边的是新闻晚报的记者蔡颖小姐,坐在她身边的是支玲琳。

  年末到了,其实今天也是2007年《内容工场》最后一期节目了。在这样一个年末当中大家可能特别的想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贺岁片当然就成为人们的话题。

  今年的贺岁片比较奇怪,像《集结号》、《投名状》都是英雄主义影片,流血的场面会比较多一些,一反以前喜剧贺岁片。今天聊的话题就是有关于今年的贺岁片,不知道三位对于今年的贺岁片市场有什么样的看法?为什么这次有这样一个比较大的转变?或者大家觉得并没有转变很大,过去已经是有一些苗头出现了?

  李光一:贺岁电影是一个特定档期的电影,今年出了这样两部新颖的影片,从市场情况来看也是被市场所认可的。贺岁片本来就没有一个单一的模式,只要市场认可观众喜欢,特别是给欢度新年,给辞旧迎新带来欢乐,带来愉快我觉得都可以的称为贺岁片。

  孔同:蔡颖是我们新闻晚报文艺部非常资深的记者,你对这个贺岁片市场也有一些自己的了解和看法,你觉得是不是今年风格大改了?

  蔡颖:其实说大改风格这两年已经有一些潜在的现象了,就是说贺岁片并不等于是纯粹的喜剧。今年是两个最领衔的大片,陈可辛的《投名状》和冯小刚的《集结号》,作为这两个导演来说是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因为陈可辛是擅长拍摄爱情片的,非常细腻的香港导演,一下子拍摄了一个特别男人的片子《投名状》,从女人视角转到男人的角度。因为冯小刚现在一下子把自己的喜剧路线完全抛弃了,一下子转变成特别正面,特别感人的主题影片《集结号》,大家就会感觉变化太大了。

  孔同:其实你觉得只是因为这两个导演有一些变化。

  蔡颖:其实前两年的贺岁片从单一的喜剧路线往多元化发展了,包括去年的《黄金甲》,然后前年的《无极》和《如果爱》也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喜剧,甚至可以说跟喜剧没有关系的,只是《无极》来说无意当中被别人恶搞成了另外一种概念上的喜剧而已。

  孔同:支玲琳从一个观众的角度来说觉得今年的贺岁片市场怎么样?

  支玲琳:这个想法我跟蔡颖的想法是一样的,因为很多人都会觉得今年的贺岁片是一个大片占据主流的。事实上从前两年开始,从《无极》,《英雄》魔幻史诗大片,到去年的《黄金甲》也是历史大片,前两年开始都是大片唱主角了。现在给我的感觉现在的贺岁电影已经一扫冯氏喜剧比较单一的模式。当然作为观众也有点不习惯,以前它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开胃小菜,到年底大家放松一下,大家乐一乐,现在好象有点回归变成正餐了。

  孔同:据我的了解,1997年开始中国内地市场出现了“贺岁片”这样的名词,它其实也是香港的舶来品。最初的时候就是从冯小刚拍摄《甲方乙方》开始,一直以来大家觉得贺岁片就是要以喜剧为主。最近这两年发生的变化,我们三位会不会觉得也是我们现在观众的口味发生变化了?还是贺岁片市场需要这样一种新型或者大片式的东西?

  李光一:实际上贺岁片是香港电影界的一个传统现象。一般的人到年底会消费,很多一年不看电影肯定会到春节看电影,所以在美国好莱坞它就有圣诞节档期的概念,学生是暑期档,这个是两个大的市场的行为。香港的艺员是签约公司的,一个公司所有的艺员在一部电影当中出现,这个在以前常规当中很少见的,就是你可以花最少的钱可以看到最多的明星,而且这个故事又是喜剧化的,给过年送点欢乐色彩,这种在电影当中称作为类型电影。

  一方面我们要肯定我们喜剧电影在发展,贺岁片在发展,但是倒过来讲中国电影类型模式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往前突的情况下可能会丢失原来的市场,就是类型片的市场会丢失。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很纯粹的贺岁电影,因为我们很少见中国最优秀的男演员、女演员在一部电影当中全部呈现出来,一年给观众看个够。它是被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所取代的,既然我们类型化做不起来,我们市场化程度不高我们只能从这个方面去突破,我觉得应该是可以允许的,但是对商业模式建立来讲是一种失败。

  支玲琳:我觉得商业模式确实是应该再丰富一点,当年的冯小刚为什么能够横空出世,为什么能够赢得市场的认可,关键就在于他告别了以往电影给我们正面教育的形象,很高大全的现象。他以一种平民的智慧和优惠,所以被大家贯以了冯氏喜剧、草根喜剧这样的代名词。

  现在似乎有一个风潮的回归,就是说大家发现哪一个题材好卖大家就一哄而上都去拍这样的片子,因为李安的《卧虎藏龙》火了,拿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所以大家也都去拍这种英雄题材的武侠片,比如像《英雄》、《无极》都是有跟风之嫌的作品,像今年的话两大名导无一例外都选择了战争题材。我觉得可能没有了冯小刚以前那样的一种喜剧路线,我觉得这个市场让我们有一些不适应,可能会有一些寂寞。

  蔡颖:我觉得这个跟风说,其实冯小刚从97年《甲方乙方》开始、内地第一部概念意义上的贺岁喜剧,其实本身这个概念也是从香港成龙的片子那儿引用过来的。1995年成龙的《红番区》一下子作为内地市场的贺岁片拿了8000万的票房,那个时候简直把大家给惊呆了,原来做这样一种形式,赶这样一个档期能得到那么大的回报然,内地同行会从中受到一些启发,感觉我们自己要走自己的贺岁片道路,所以会有冯小刚连续三部的《甲方乙方》、《一声叹息》和《没完没了》。但是在喜剧的路子走过以后冯小刚自己也不满足了,也想突破自己,他就会往其他的路线去走,包括《手机》,《天下无贼》,他自己也在发生着变化,在走一条能够拓宽自己戏路的路子在走。

  孔同:其实从我们观众的角度来说其实我们的这样的市场需要一些更多元化的东西,然后才能更加丰富我们的生活。

  李光一:实际上对电影来讲,类型电影在好莱坞存在将近一百年不到,基本就是类型电影的天下,商业电影就是类型电影。我们现在比较多的文化批评,媒体批评要求艺术家要有突破,这些艺术家居然也听了这些人的话去突破,我觉得这是错的。作为电影来讲就是一种类型走到底,因为我们在好莱坞可以看到类型电影很成功的人,也可以看到文艺片很成功的,就是看不到不断突破类型片的人。当然中国电影可能会有一个例外。

  所以从市场角度讲我们应该高呼还是要保留类型片,从观众角度讲口味要更多,反过来讲没有类型片以后既定市场会流失,所以好莱坞到今天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一个类型出来的话会产生一批类型,就把生意做到底。但是我们恐怕很多人不愿意这么做,所以中国电影的市场到今天为止做得不是很大,我们有这么多的观众但是我们的产量是全世界比较多的现在好象到200多部,但是我们不是电影强国。

  蔡颖:真正能在荧幕上看到的大概只有几十多部。

  孔同:其实我们能够接受到的,观众能够选择的余地还是很小的。

  蔡颖:就是大部分的人看少部分的电影,这是我们行内的一句俗语了。

  李光一:现在老百姓看电影的次数不是很高,我们上海有一个电影票房统计,在我们国家上海的票房算比较高的,但平均每人每年只看一部半电影。当然看电影的方式也会有很大的变化,现在大片来赢得影院市场这也是很重要的,不然人家可以换一个环境看电影,看电影也是一个变化的概念,有在家里看的,有电影院看的都可以。关键今年两部贺岁片实际上给我们中国的贺岁电影起了一个开拓性的思路,至少对中国电影这样一个新兴市场来讲恐怕还不能用成熟市场方式来做。

  孔同:从我们中国人的民俗上来说,只要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就应该来点喜庆的东西,现在有了这样新的突破以后这对我们的民俗来说是不是一种新的挑战?

  支玲琳:事实上冯小刚之前有一部电影叫《大腕》,但是它原来的名字叫《大腕的葬礼》,这个从中国人的民俗习惯来讲也是不能接受,大过年挺喜庆的谈什么葬礼。

  蔡颖:而且《大腕》里面有一段用民族乐器演奏就是哀乐的原曲,长达十几秒钟,那时候在我们媒体上引起一些争议的,大家会觉得不吉利。

  支玲琳:无论是老百姓的承受能力还是市场上的题材丰富程度都是在不断提高的。我刚刚提出了一个问题,现在我们好象喜剧片出现了大片潮的现象,可能也不用太过忧虑,这个和当下大家心理的变化,心理的回归也是暗箱契合的。大家可以回顾看一看电视剧,以前90年代初的时候戏说风潮很流行,有很多片子,有戏说乾隆,戏说慈禧,但是现在看看我们的电视什么《大校的女儿》、《激情燃烧的岁月》,红色经典也是一拍再拍,现在甚至主旋律的东西并不是那么抗拒,对于重大题材性的东西并不是那么抗拒。我们的贺岁片从原来说说打打闹闹这样一种喜剧化有一种向大片化重的,大的方向发展,可能也是有一种社会思潮的转变在里面。

  孔同:蔡颖因为比较了解,电影市场上有大片和小片之称,能不能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

  蔡颖:大片潮其实就是02年底张艺谋用他的《英雄》带动起来的,就是用特别大的制作,特别大的明星,特别大的投资,然后又去占据了媒体特别大的份额,轰炸式的让群众全了解到这个信息,然后所有人到这个时候就全部看他一个的电影,最后《英雄》一下子年底拿了2.5亿的票房。这是一个非常牛的记录,这个记录在不断的上升,到去年的《黄金甲》又拿了2.93亿的票房,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国产片的票房之最,是一个最高纪录。

  我是觉得电影市场永远不可能只有一个单一的品种在唱主角,同样大家在看多了大片以后,也是希望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一些开胃的小菜来调节,包括去年的《黄金甲》和《伤城》两部片子,这两部都是巨无霸类型的片子,打得那么凶,结果还是有阿甘导演跟他们相比,他只是一个小导演,然后做了一部小小的喜剧片用恶搞的形式,结果还在两部大片的夹缝中拿到了2000多万的票房,这也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因为他的投资跟张艺谋的相比简直是太小巫见大巫了,然后他的回报来说其实是不输于《黄金甲》的,今年他又再接再厉又拍了《大电影2》,然后在剧本上又更加改善了一些,照样还是有很多观众对他的题材在感兴趣。

  孔同:从观众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有不同的思潮反映我们社会的主流思潮,同时也要有各种各样的开胃小菜这样才能让我们吃得更加的丰富。今年的假期也经过了各种各样的改变,从明年开始我们有两个黄金周外加好几个小黄金周,电影市场会不会应对假期的变化有一些新的流行趋势?

  支玲琳:这个可能对于我们电影市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因为经常大家用一句话来形容中国的电影市场是叫前面11个月都是吃不饱的,然后到了第12个月变成消化不良,所有的片子都集中在最后,大家都抢贺岁档,接下来大家如果能够更加平均一些,分散一些可能,对于我们这个市场来说也是更加健康的。

  孔同:也能够让我们有不同的时间有好片子看。

  李光一:我们可以抓住假日的变化,因为贺岁电影的原意就是为特定的节假日提供一种休闲娱乐的模式,既然我们假期多了,分散了以后外出旅游的人会少一点,那么看电影的人就会多一点,我们可能就要在清明,端午,中秋节拿出一点和这个节庆氛围相适应的电影,我们先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赢得更多的市场,这个对电影工作者正好是一次发挥才华的机会。

  孔同:像《大腕的葬礼》就可以放到清明去放,蔡颖最后用你专业的眼光来给我们点评一下?

  蔡颖:我是觉得不要刻意的去迎合一些档期,比如我为情人节拍一个情人节的电影,这个很多例子有很多失败的片子在里面,我觉得作为电影来说就拍你最擅长的题材,包括冯小刚来说现在拍了那么正面,那么感人的《集结号》,我希望他还是能回归他最擅长的平民喜剧的路线,到我很期待他的《贵族》。

  孔同:好的,非常感谢我们今天三位嘉宾的到来,我们关于贺岁片的话题也和大家聊了这么多,也希望大家能够在年末的电影市场上寻找到自己最喜欢看的电影,最后我们也要恭祝大家能够在2008年拥有美好的每一天。

来源:解放网    选稿:王婧斐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