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
 闲话女人
 闲话男人
 谈情说爱
 情商测试
 法律援助
 科学新知
 九龙养生
 摩登时代
 图片专辑
今日话题
·娶老婆成本大PK
·小议婚前性行为
·无理由离婚登场
·你的性道德吗?
·婚后“零家务”
·大富翁广告征婚
·用爱情包装外滩
·女上司vs男下属
·性格婚检更保险
·王子网上搞征婚
·老婆别人的好?
·2005情感代言人
·中国男子娶妻难
·压岁钱该给多少
·聚焦城市幸福度
 
女人出轨是男人的错?
 
   

疑心我出轨的妻子在外寻欢报复

 
    郎“财”女貌,别人羡慕我却内心苦楚

  我原在一家国企做销售主管,后来因企业严重亏损资不抵债,于1999年破产。失业后,我注册了一家化工原料公司。我有营销经验和客户渠道,生意很快就步入正轨。经商两年后,我把原单位分给我的小居室换成了大房子,又买了车子。

  妻子林兰和我原在同一单位,失业后她赋闲在家,做做家务、接送上幼儿园的儿子、逛街、美容,生活富足而悠闲,这让原单位那些既要持家又要工作的姐妹们羡慕不已。

  我的家庭在旁人的眼里是幸福的。可是,我的苦楚只有我知道:妻子的猜疑心太强,尤其是在我经商后,她更是疑神疑鬼。她经常偷偷查看我的手机,若我应酬夜归,必须向她汇报;她还会打我司机小年的手机核实。公司文员叶子是个能干、漂亮的女孩,我向林兰流露过对叶子的赏识,于是叶子也成了林兰的防范对象。她总是对我和叶子的相处刨根问底。

  我为此和林兰推心置腹地谈过多次,但依然改变不了她的多疑个性。

  呆在家里日子一久,林兰就开始觉得无聊,她向我提出要炒股。我用30万元帮她在我朋友王子平工作的证券公司开了个“大户”。我不图她炒股发财,只想她有个寄托后不会胡思乱想,让我有太平日子。可是我想错了。

  战火升级,猜疑的婚姻怎一个累字了得

  2005年的一个夏日,我和某单位的采购员毕某成交了一笔生意。当晚,我、小年和毕某吃完饭后一起去本市一家颇有名气的休闲中心洗桑拿。

  中途,林兰打我手机追踪我的“动态”,我素来不对她说谎,便如实相告。她当即河东狮吼:“雷鸣,你叫我如何相信你?竟然去找小姐!”她没听我解释,“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十多分钟后,林兰开车到了休闲中心,进来拉扯着趴在按摩床上的我,叫道:“把我的约法三章当儿戏了吗?”我虽然羞愤,但怕林兰撒泼出丑,于是在众人的面面相觑和窃笑下,我穿好外衣随她回家,留下小年陪毕某。

  那一夜,林兰“大闹天宫”。我家“地动山摇”的后果是:我手臂上留下几处被林兰抓伤的痕迹,电视遥控器和几个茶杯无辜“丧命”于林兰之手,儿子和左邻右舍也受牵连不得安宁。

  此风波过后,林兰在夫妻生活上,从以往的被动状态改为频频主动出击。我常常在劳累一天晚归后,还要满足她“热情高涨”的欲望。我若以疲劳的理由推却,她就质问我:“是不是在外面吃饱野食了?只有我喂饱你,你才不会想入非非。”本该是美好愉悦的夫妻性爱,竟被林兰当成了控制我的工具,我苦不堪言。

  见我日益萎靡不振,林兰才缓解对我的“摧残”。但她又提出去我公司上班。我怕神经过敏的她在单位里无事生非,没有答应,但自此她常常趁我外出时到公司“巡视”。叶子热情接待,林兰却对她不冷不热,只是热情地和其他同事套近乎,旁敲侧击地了解和我接触过的女性。同事替我美言,林兰就怪怪地看着叶子告诉他们:“我不是不相信老公,只是信不过某些居心不良的女孩。”

  我劝林兰不要去影响公司的工作,她却说:“是怕我影响你和‘小蜜’吧!”

  一周后叶子提出辞职,我立刻想到是林兰从中作梗。叶子否认,但我从她的神色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我说:“对不起,我的家庭战火殃及你。”叶子说:“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我答:“不,即使你走了,换了另一个女孩,她也会这样。”

  叶子在我的挽留下收回辞呈。对这个出身于农村、靠自己读书后来闯深圳的女孩,我是从心里暗暗欣赏的,她不仅善良温柔,而且睿智。

  我警告林兰:“我和叶子之间一清二白,不许你再骚扰她,否则我跟你没完。”“原来我在你心里还不如一个秘书。”林兰又和我开战了。可她的眼泪再也唤不起我的怜悯和屈服。她最后说:“你舍不得撵她走,那我走。你会后悔的!”我提出带林兰去看心理医生,林兰叫道:“你才有病。”

  精疲力竭,离婚是否是惟一的选择?

  林兰不再来我公司,又开始去那家证券部“上班”了。她对我的看管松懈了许多,人也变得快活了。我以为她思想开窍了。

  那天下午,王子平打我电话,几句闲聊后就问:“你和老婆怎样了?”我说:“难得现在是歌舞升平。”王子平“哦”了一声,支支吾吾想说什么,我说:“老兄,到底什么事,你不要瞒我就直说吧。”

  王子平说:“林兰这段时间很少呆在营业部里,常常开车和一个未婚男股民出去喝茶兜风。营业部里传得更难听。也许事实未必有那么严重。”挂断王子平的电话,怒火中烧的我立刻拨通林兰的手机问她在哪里,林兰嘻嘻地笑:“你不服我管,你也别管我!你图风流,我要快活。”我强压着怒火说:“你现在就回家把事情说清楚。”

  我推掉了晚上的饭局,回到家时,我问她:“那个男股民是谁?”林兰愣了一下,知道瞒不住我了,然后满不在乎地说:“你可以在外寻欢,就不准我在外作乐?”我愤怒地辩驳道:“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却这样令我失望。”

  我漫无目的地开着车,最后兜回了公司。叶子还在公司加班打印文稿,看到我霜打似的神情,猜测到了几分,小心翼翼地递给我一杯水,说:“林兰的占有欲太强,这是她爱你的表现,你不要和她计较,回家两人好好沟通就好了。”在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孩面前,我崩溃得真想大哭一场。但我沉默着,没有告诉叶子事情的真相。

  八年的婚姻,我一直努力试图改变硝烟滚滚的局面,但我实在回天无力,只有仰天长啸。

  编后:之所以选发这篇文章,并不是特意为男人辩护。在情感困惑方面,女人一直比较受关注和同情,而男人似乎成了制造事端的罪魁祸首。有时,不妨听听男人的心声,也许能让我们更了解男人。现代都市生活中,男人的压力和苦闷,以及他们对待爱情的态度,常常被女人误解。希望女性读者对这个真实事例有所感悟。

来源:深圳新闻网-深圳都市报  作者:千千吉   选稿:王婧斐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