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
 闲话女人
 闲话男人
 谈情说爱
 情商测试
 法律援助
 科学新知
 养生之道
 摩登时代
 图片专辑
法律援助
·如何面对性骚扰
 
法律援助
 
   

微山湖集团讨债一波八折 法律屏障成马其诺防线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但就是这样一件简单的借款案件却经过了山东省、济南市两级法院8次审理,16次开庭,原告方山东微山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山湖集团”)在全部胜诉的情况下,历时6年仍然没有拿回1分钱。
  
  2010年12月15日上午9时,这起已经于今年3月份执行完毕、被称为最离奇官司的简单借款案件再次在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
  
  “简直是匪夷所思。”微山湖集团董事长程平拿出最高人民法院发回重申的民事裁定书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这句话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简单的债权纠纷
  
  庭审15日上午9时许开庭,记者通过主审法官宣读的诉状发现,这其实是一起简单的债权纠纷:微山湖集团诉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旋公司)欠款纠纷,向被告追讨2000余万元的债务。此案自2005年6月第一次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至今的8次开庭审理过程中,在凯旋公司承认债务、微山湖集团全部胜诉的情况下,于2010年3月5日由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完毕,将凯旋公司位于济南市历山路142号的房产1-4层及地下一层以物抵债抵偿微山湖集团的债务。
  
  原告方提供的证据显示,经由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经过法定的拍卖程序后,于2009年12月28日作出(2009)泰执字第14-3号民事裁定书,将凯旋公司位于济南市历山路142号的房产1-4层及地下一层以物抵债抵偿微山湖集团的债务。2010年2月24日,泰安市中院向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下发(2009)泰执字第14-3《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房管局将上述房产的所有权过户给微山湖集团。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分别于2010年3月4日、2010年3月5日在济南日报上刊登公告,公告注销了上诉房产的他项权证和房产证,至此该案件经由泰安市中院执行完毕。
  
  然而,这场拖了5年多时间的终于得以执行的案件并没有让程平高兴几天。此间凯旋公司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最高人民法院经过庭审,于2010年6月29日向微山湖集团送达了(2010)民抗字第20号民事裁定书,将案件发回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冤死不能打官司。”程平显然已经被案子拖的疲惫不堪,当法律屏障变成“马其诺防线”,作为案件的当事人除了发出“冤死绝不再打官司”的愤慨之外,还能怎么样啊?!
  
  “恶诉”“馋诉”?
  
  在被告凯旋公司拒不偿还债务的情况下,微山湖集团2005年6月第一次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凯旋公司偿还借款2196.2万元,并对凯旋公司位于历山路142号的房屋一至四层及地下一层进行了诉讼保全查封,也对深圳发展银行济南分行租赁上述房产的租金进行了查封。2005年12月18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05)济民四初字第82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凯旋公司向微山湖集团归还借款,并支付利息。判决后,凯旋公司没有上诉,判决发生了法律效力。
  
  “让我们想不到的是,凯旋公司此后分别向济南市检察院和山东省检察院提起抗诉申请,目的就是阻挠法院执行其抵押的房产。”程平告诉记者,这使案件多次进入再审程序,直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
  
  记者查阅12月15日庭审时案卷发现,尽管期间多次诉讼都是微山湖集团胜诉,但案件多次重新审理的过程颇有些耐人寻味,多次被山东省人大、政协等批示督办。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年再审时甚至组成了济南市最大的“观摩庭”——除了20名民厅厅长审理此案,到庭观摩的还有人大代表20人、市纪委领导及济南中院院主要领导、审判委员会所有成员。
  
  一次次败诉的凯旋公司并没有放弃最后的努力,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后,再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诉。最高人民法院调卷进行了审查审理。庭审记录显示,在开庭时,最高院主审法官询问凯旋公司是否欠钱,凯旋公司承认欠钱;问欠钱该不该还,凯旋公司称该还;又问欠钱该还为什么还申诉,凯旋公司无以作答。结果当场被法官斥之为“恶诉”、“馋诉”,并指令山东省高院对案件继续执行。
  
  谁在拖延执行?
  
  “当时想法院已经查封了凯旋公司的房产,进入拍卖程序就顺利结案了。”程平告诉记者,判决生效后,微山湖集团依法向济南市中院提起强制执行申请。
  
  这时候,让程平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济南市中级法院执行局通过一系列的‘不作为’与‘作为’让已经查封的数千万资产‘自动解封’”。
  
  程平告诉记者,即使不去执行拍卖凯旋公司的房产,最简单的执行方式是让深圳发展银行济南分行把已经到期的租金缴到法院或者直接交给微山湖集团抵债,3年的房租就够了。
  
  “但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在执行立案后6个月内没有采取任何执行措施。即使后来中院有关领导多次干预,执行局对依法查封的巨额房租依然不予执行。”程平无奈的说,他们采取的是执行难度较大和执行时间更长的措施:对抵押房屋进行评估拍卖,直至拖延到查封期限不能续封依旧没有执行。
  
  而期间的几次拍卖过程也让程平“大开眼界”。
  
  “最明显的就是凯旋公司恶意竞拍。”程平提供给记者的几次竞拍资料显示,有两次竞拍中标的公司在中标后并没有购买拍卖的房产。而按照当时的拍卖程序,这两家公司假若没有办理手续,其参加竞拍前上缴到法院的高达1600余万元的保证金法院不予返还。
  
  “显然这里面有鬼。”微山湖集团代理律师分析,这两家公司根本就没有上缴保证金,若此成立,这两家公司的背后显然是凯旋公司在操纵。
  
  “我们追偿的债务也就是2000多万元,他们不会傻到为了阻挠拍卖扔掉1600万元而不去还债的地步吧?”程平质问道,“这背后显然有猫腻。”
  
  似乎微山湖集团在当地的名气以及程平本人担任的山东省政协委员等社会职务发挥了作用,最终在山东省人大、政协的干预下,山东省高院将本案指令由泰安市中院执行。
  
  2010年2月24日,泰安市中院向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下发(2009)泰执字第14-3《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将上述房产过户至微山湖集团名下。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分别于2010年3月4日、2010年3月5日在济南日报上刊登公告,公告注销了济房历他字第007297号《房屋他项权证》、济房历他字007820号《房屋他项权证》及济房证字第088896号《房屋所有权证》。案件执行终结。
  
  被拖“垮”的微山湖
  
  微山湖集团是程平1992年开始创业发展起来的一家民营企业。
  
  本报了解到,程平从零起步,用十余年时间从一家小鱼馆发展到拥有40余家酒店、2000余名员工的企业集团,称为全国鲁菜第一连锁品牌。
  
  “2000万元资金不是很多,但却让微山湖集团错过了大好的发展机会。”程平告诉记者,2005年的时候,微山湖集团在新加坡上市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但这2000万元的官司,导致公司财务出现问题,错失大好机会。
  
  尽管这些年被这场马拉松官司拖得有些筋疲力尽,公司甚至一度濒临破产的边缘。
  
  “还有2000多员工在支持着我,所以我要挺下来。”12月15日,程平在庭审结束后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马燕)

来源:华夏时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